公主岭:赵大爷的“小账本”

“从前跟现在的日子,那叫‘六合 相隔’!”提到日子 的今昔急变,赵文生慨叹 不已。

1949年出生的赵文生,在公主岭市范家屯镇香山村渡过了他的多半 辈子。

上世纪60时代 ,他结了婚,生了儿女,跟着公社种地干活,养家糊口。

1978年,改革开放浪潮席卷,香山村也实行了包产到户,每口人分了八亩四分地,自家种玉米。

这一种地,就是三四十年。每一年 ,临近过年,他都要给自家算上一笔账,看看日子过得咋样。“去掉年节消费、买种子化肥,底子 上钱就花没了,也就维持个现状。”

本认为 日子就这样平静地流逝,不成想,村支书张国辉俄然 宣布:全村人要全体 迁入新型农民社区!

那时,赵文生还没意识到,搬入“新型农民社区”将给他和村民们带来怎样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整个香山村的田地,包括家家户户的宅基地,都被合作社流转栽培 ;在范家屯镇区内建设了簇新 的香山社区,成为了赵文生的新家。2016年,他搬入香山社区,住上了“想都没想过”的带电梯的高楼。

赵文生的4间瓦房,换成了两室一厅的楼房。他记得,往年,每逢冬天,家家户户就要用玉米秸秆烧炕取暖和 ,“在村庄 烧炕,是头深夜 挺热乎,后深夜 炕就凉了,特别冷!现在上了楼,冬天屋里都有二十七八度,穿背心裤衩都行,冬天上厕所一点都不冷了。”

提到如今的收入,赵文生咧嘴乐了,眉眼间都是笑意。“本来 为了多点收入,我得天天出外干活去,还要想念 着服侍 家里这点地。现在地都给合作社机械栽培 了,每一年 给我一笔钱,比我自己种还合算!”没了春种秋收的记挂,赵文生一门心思打工赚钱,进城干绿化、打零工,一年到头,算算总账,他发现,“年年都能攒个三四万元钱!”

在香山村,在范家屯镇,赵文生的增收故事,发生在家家户户。

通过 农业人口全体 转移和土地适度规模运营 ,范家屯镇的2.1万农民真正融入了镇区,全镇土地集约化达到80%以上,农业全程机械化率达到90%以上,农业转向多元化、复合型的开展 模式。范家屯镇党委副书记孙学忠说:“通过这种方式,城镇化开展 过程中的三个要害 问题,即‘地从哪出’‘人往哪去’‘钱从哪来’都解决了,农民的日子 发生了底子 的改变。”